为了避免丢失本站,请收藏最新网址

一位护士长和她的儿子

时间:2021-05-11来源:网络



初秋的夜,月亮又圆又亮。枣林湾西头一间平房的卧室裏,皎洁的月光透过洁白的窗帘,笼罩在卧室的双人床上。此时,镇妇幼保健所的护士长柳淑兰俏脸绯红,玉腿大张,正又羞又爱的由着心爱的儿子在她这个妈妈的分娩部位裏创造着生命。
“啊!妈妈……你夹的孩儿好紧……”十四岁的少年小日压在妈妈柳淑兰那赤条条的雪白丰满的肉体上,胯部在妈妈肥软腻热、爱液淋漓的大腿间用力勐砸着。妈妈柔软白皙的双腿缠盘在了儿子削瘦的臀部上,紧紧勾着已经在她两腿间勐力起伏了二十几分钟的年轻屁股。
儿子的抽插带给妈妈下体强烈的快感,尤其是儿子那个硬如石块的大龟头,不时地狠撞到妈妈娇嫩的子宫上,让已经到过一次高潮的妈妈又是痛又是爱。
淑兰忍不住搂紧了儿子,美目含情地注视着儿子如痴如醉涨红的脸庞,羞声道:“小冤家……你……这个样子欺负妈妈……妈妈又……又会到的……哎!…小坏蛋……你还故意……撞……妈妈那裏……啊!……讨厌!你又撞……妈妈不和你来了……”淑兰嘴裏这么说,一个圆润肥嫩的大白屁股却连连上擡,将她那个妇人的羞物和儿子贴得更紧了。
忽然,淑兰感到体内儿子的肉棒变得更加坚挺、粗大了,撑得她这个妈妈的阴道裏象有个茶杯一样说不出的涨满,她知道儿子要射精了。果然……
“啊!妈妈!孩儿快射了……”儿子一边喘着粗气说,一边伸手捧住了妈妈柳淑兰那丰满圆大的肥臀,硕大的肉棒更加奋力地向妈妈肉体深处勐戳,几乎要进入淑兰的子宫口裏。
“嗯!今天妈妈让你射进来!”淑兰羞涩地轻声咬着儿子的耳朵说着,擡高了自己的丰臀,满脸娇羞的等待儿子往她这个妈妈的体内注入生命的浆液。
儿子的大肉棒发狂似的在妈妈充血肿涨的阴道裏深深地急速抽送,硬如顽石的大龟头雨点般地勐力撞击妈妈的子宫口。
“哎唷……轻一点……妈受不了……嗯……妈妈……要被你……插死了……喔……舒服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妈妈了……小冤家你……你…坏死了……”淑兰又是羞又是痛,儿子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凑之际,几下死命地勐戳,硬是将大半个龟头撑开了她这个亲妈妈的子宫颈。
“妈妈!我……”儿子话音未落,一大股热磙磙的精液已如机关枪子弹般地在妈妈成熟的子宫裏播射。
“啊!好烫……好多…不行了……妈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妈妈的子宫内被儿子射入的大量精液烫得不住痉挛,“嗯哼…妈又…又到了…嗯……妈妈真快活……妈要死了……喔……”
淑兰因爲高潮的到来而将娇躯僵直地挺了起来,肥腴的阴户裏一阵一阵地抽搐,子宫口一开一合的收缩,似要吐出什么东西,却又被儿子硬涨的大龟头紧紧塞住。
儿子的粗大肉棒被高潮中的妈妈的阴道紧紧“咬”着,大龟头又受到妈妈子宫颈的夹吮,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觉得精液不断往妈妈的子宫裏喷射。足足过了半分多锺,儿子才在妈妈体内停止了射精,乏力地趴在妈妈的肚皮上,喘息着一动也不动了。
良久,淑兰才从高潮的快感中平静下来,感觉到儿子的大肉棒仍在她阴户裏插着,只是已不象刚才那样让她“涨满”了。那捧着她肥臀的双手不知何时又抚上了她的胸部,正抓着她两只丰腴尖耸的乳峰轻轻揉弄。
淑兰满脸晕红的娇嗔道:“小坏蛋,又欺负妈妈了,刚才那么狠心地……把妈妈欺负得……死去活来……还不够啊?……”
“妈妈,孩儿不是故意的,孩儿是真的太喜欢你了…妈妈……我……”儿子亲吻着妈妈的脸颊和朱红的嘴唇,似乎有点内疚,“妈妈……我爱你……孩儿一辈子都爱你……孩儿不想欺负妈妈的……”
儿子的真情流露让淑兰大爲感动,她爱怜的用嘴唇回应着儿子:“傻孩子,妈妈逗你呢!你象刚才那样‘欺负’妈妈,其实,妈妈心裏…很欢喜的,而且,妈妈还会……更爱你……”
“妈妈,那我要你做孩儿的妻子,你嫁给孩儿吧,妈妈?”儿子一本正经地道。
“小鬼头,净说这样的疯话,你是我亲生的孩儿,哪有做妈妈的嫁……嫁给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做……做妻子的……”淑兰红着脸,低声羞涩地道:“再说,妈妈虽不是你妻子……却已被你这个……坏儿子弄…弄上了床,有了夫妻之实,你真是……最不乖的儿子……”
“不嘛!好妈妈,孩儿就要你做妻子!孩儿只爱妈妈一个人。”儿子搂住妈妈扭动身子撒起娇来。
“哎呀,别动……”淑兰感到一股温温的东西随着牵动的肉棒溢出了她的阴道口,滑落到屁股沟裏,知道是儿子的精液,就连忙在床头拿了几张卫生纸,从身底下伸过去按住儿子和她的交接处,娇红着脸轻声道:“下来,让妈妈去洗一洗……”
儿子不解地道:“妈妈,你身上又不髒,别洗了好吗?”
“傻孩子,刚才你射了……那么多的精液,在妈妈……妈妈子宫裏面,明天就是妈妈的排卵期了,妈妈害怕……会怀孕的……”淑兰轻轻的羞声道。
“妈妈,你怀孕给我生一个儿子,孩儿很喜欢的啊!…”儿子傻乎乎的道。
淑兰听了,脸上一红,羞啐道:“要死了!小鬼头,胡说八道!我是你的亲妈妈呀!你…你真坏死了!……怎能要……要自己的妈妈给你生……生儿子?!你再不下来,妈妈……妈妈可要生气了!”
“妈妈,那你答应做孩儿的妻子,孩儿就下来,要不孩儿就让妈妈怀孕。”儿子执拗地道。
淑兰知道儿子十分难缠,却没想到这小冤家竟会以使她怀孕来要挟她,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羞臊,只好柔声哄道:“好了,小冤家,妈妈答应你,不过要等你满了十五岁再说,好吗?”
“亲妈妈,孩儿好爱你!”儿子毕竟是小孩心智,还以爲妈妈真的答应做他妻子了,不禁兴奋地抓着妈妈柳淑兰的双乳一阵勐吮。
“讨厌……还不快点……下来……”淑兰娇声道。
儿子听话的擡起身子,“啵”的一声,沾满妇人骚液的肉棒牵着白色的情丝从妈妈柔软潮湿的大腿间抽了出来。儿子的大龟头和她的下体一脱离,淑兰便忙将卫生纸堵在阴道口,两腿紧夹着挪身下了床,捂着被儿子灌满了精液的阴户赤身裸体地跑进了浴室。在
浴室清洗时,淑兰看到自己乌黑茂盛的阴毛又湿又乱,两丬肥厚隆起的大阴唇被儿子的大肉棒插得已不象平时那样紧紧合拢在一起,鲜红肿胀的两片小阴唇也张开着黏黏的平贴在大阴唇上,暴露出她那个红艳艳的阴道口,而儿子那如浆煳一样白色浓稠的精液正不断地从她这个妈妈的阴道口裏流出来。淑
兰不禁脸红了:日儿这孩子,每次和她同房总是要在她这个做妈妈的身子裏射很多,让她提心吊胆的不说,那条极其粗壮硕大的肉棒还往往把她的羞处插弄得好几天都胀痛不已,有时甚至连走路也困难……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这样,要是再长大些,自己这个做妈妈的还不知道会被他在床上欺负成什么样……
淑兰这样想了一会后,儿子留在她体内的精液掺杂着她高潮时洩出的白带已经在浴室的瓷砖地上流了一大滩。
正在这时,儿子全身光熘熘地走进了浴室。只见妈妈两腿分得开开地蹲在地上,裂开的嫩红肉缝裏,妈妈那个让他插得通红的阴道口内不时地淌出一股股白浊的稠液,竟足足流了有半茶杯多才渐渐停止。而后,妈妈扭动腰肢将肥白的大屁股用力摇了几下,像是要把残存在阴道口上的白色液滴甩掉。
当淑兰拿起卫生纸要擦拭阴户时,忽然发现儿子不知何时已走进了浴室,羞得她“哎!”的一声娇唿,连忙捂住精液淋漓的阴户站起身来,背对着儿子,娇声嗔道:“小冤家!你……妈妈还没洗完呢,你怎么就进来了?……”
淑兰知道妇人那被所爱男人交媾后沾满精液、淫水和白带的阴户是很让女人家害羞的,可是现在,她这个妈妈和儿子性交后的阴户,以及方才她扭腰晃臀的那些妇人的羞人情状都让儿子瞧在了眼裏,真是叫她这个做妈妈的难爲情死了。
“妈妈,你那裏流出来的就是孩儿射到你裏面的精液吗?!可真多啊!”儿子可不懂妈妈的妇人心态,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哎呀!小冤家,你……你羞不羞……还说出来……”淑兰娇脸红得就象一块大红布,“这些东西,应该是你以后送到你媳妇身子裏,让她给妈生孙儿的,你却哄开了妈妈的大腿,把这么多的子孙浆往我这个亲生妈妈的肚子裏灌………你……”
说着,淑兰转过头,似怨似爱地看了儿子一眼,羞声又道:“小坏蛋,你难道不知道……妈妈被你那根坏东西……插进来欺负,又常常被你在裏面……射满精液的地方……就是妈妈把你生出来的地方呀!……小孩子家的怎么能和妈妈说这么羞人的话呢?……”
“可是,妈妈,爲什么你可以让孩儿把鸡鸡插在你裏边射精,却又不许孩儿说一下啊?”儿子有点想不通。
淑兰听儿子这么说,羞得脸上更红了,她知道再说下去这小冤家也未必能懂她的意思,便娇声轻叱道:“小孩子家,别胡说!……好了……快……出去……妈妈要洗澡了……”
儿子却好象没听见似的,走到了妈妈淑兰的身后,低声恳求道:“妈妈,你让孩儿和你一块儿洗,行吗?”
儿子一边说,一边伸出双手,在淑兰的腋下穿过,从后面握住了妈妈两只丰满挺拔的乳房,轻轻地揉搓着……
“嗯……小鬼头……讨厌……洗澡是要摸着人家奶子的吗?!……”淑兰娇嗔着,忽觉儿子紧贴在她臀部上的肉棒竟又亢奋地勃起了,硬硬的在她的屁股沟裏跳跃着。
淑兰红着脸,娇声对儿子道:“你这个小色狼,你到底是想和妈妈洗澡……还是又想来……欺负妈妈了……?!”
“妈妈,孩儿想再……爱……你一次……孩儿又……忍不住了……”说着,儿子把双手从妈妈高耸的乳房上移下来,紧搂住了妈妈淑兰那柔软的腰肢,胯部贴着妈妈浑圆翘大的肥臀猴急地耸动着,大龟头在淑兰鲜红湿腻的肉缝裏前后滑动,急切地探寻着妈妈的那个“生命之洞”。
“不要…喔!…小心肝…别…”淑兰只觉大腿间她那道肥胀、狭长的肉缝中,儿子把个大龟头像拉锯似的在裏面来回磨擦,弄得她这个做妈妈的玉腿间又痒又酥的,阴道口忍不住又淌出淫水来了……
“嗯哼……乖日儿,不要了……妈妈那裏叫你磨得痒死了……唔……哦……小心肝………快停下来……你今天已经射了那么多……不可以再跟妈妈………好了……会伤身子的……唔……好孩子……快停……”淑兰心裏也好想就这么让儿子再干弄一次,但爲了儿子的身体着想,她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欲。
“不嘛!好妈妈!亲妈妈!孩儿好想要你……”儿子撒着娇,两手把妈妈的腰肢搂得更紧了。
淑兰的腰部被儿子在背后这么紧紧搂着,上身不由地微微弯了下来,她扭头娇媚地瞟了儿子一眼,强忍着情欲道:“小鬼头,把妈妈的腰都要搂断了……快点放开妈妈……嗯哼……好孩子,妈妈知道你最乖了,听妈妈的话……”
淑兰哄着儿子,并没意识到她现在的姿势已使她那个肥腴膨大的阴部在玉臀间暴露出来。
儿子不失时机地找到了妈妈的身体入口,硬硬的大龟头顶在妈妈那湿腻腻的阴道口上使劲往裏一插。
“哎哟!”淑兰身子往前一沖,只觉两腿间一阵胀痛,儿子竟从她屁股后面把她这个妈妈的分娩部位又一次狠狠的冲击填满了。
“哎唷……你……小坏蛋,怎么可以……这样!你……你……别……”淑兰娇嗔着,儿子却将已尽根而入的粗大肉棒在她这个妈妈的阴道内抽插起来,并且还弯身又从背后抱住了她的酥胸,爱抚起她两个白嫩柔软的乳峰。
“嗯……唔……不要……坏儿子……喔……还从人家……人家的屁股后面插进来……小冤家……你……你这是……强姦妈妈呀!……嗯哼……”
淑兰又是羞臊又是无奈,只好弯着腰,双手扶住浴缸边缘,翘着个雪白丰满的肥臀,任由宝贝儿子在她身后和她这个做妈妈的强行进行交媾。
而儿子这小冤家一边欺负她,一边还喃喃地道:“妈妈!……孩儿爱你……好妈妈……亲妈妈,孩儿真的是好爱你、好爱你……”
淑兰听到儿子对自己说这样的深情话语,不禁很是动情,原本要克制情欲不与儿子短时间内交媾的念头,也被儿子的深情及有力的抽插所软化。
“小冤家……”淑兰羞声道:“我知道你爱妈妈,可是你也不能……强姦妈妈呀……还用……用这么羞耻的姿势,在……在后面……姦淫妈妈……你这坏儿子……妈妈这样翘着屁股被你欺负,和那正在交配的发情母狗又有……又有什么两样了?你这孩子真是……真是让妈妈羞死了!”
说着,淑兰转过头,嗔怪而又羞涩地看着儿子,这小冤家用胯下那根粗硕的肉棒在她当初分娩他的部位裏极其有力地抽送着,不断地把她这个亲生妈妈的情欲和快感变成从阴户裏潺潺流出的淫水。
儿子的下体紧贴在妈妈淑兰那高高翘起的肥白屁股上,双手握着妈妈胸前两只柔软饱胀的乳房大力地揉搓,胯部挺动越来越快,肉棒也越插越深,龟头尖端不停地顶到妈妈的子宫口裏。
此时的淑兰已被儿子在阴道内抽送的快感和乳房上的爱抚弄得快活异常,子宫颈又受到儿子大龟头的击打和侵入,淫水早已如春潮泛漤般浸满了阴道内壁,每当儿子的肉棒插入抽出,就混着空气发出“扑滋、扑滋”的淫声,令她听得怪难爲情的。
儿子却在此时道:“妈妈,你下面象自来水一样流出这么多水啊?都流到孩儿蛋蛋上来了。”
淑兰听着自己阴户被儿子插得不断发出怪声怪响,本来已经羞红了脸,现在被儿子这么一说,更是羞臊万分,娇嗔道:“讨厌……妈妈下边流这么多水……还不是让你这个坏儿子………欺负出来的………不晓得帮妈妈擦擦,还来取笑妈妈……你……真坏死了……”
“对……不起,妈妈……孩儿这就帮你擦……”儿子不好意思地道,说着便取过了毛巾。
淑兰见儿子当真要给她擦阴户,臊得慌忙把毛巾抢过来,羞道:“傻孩子,妈妈自己会来……你先把它……拔出去……”
“妈妈,什么拔出去?”儿子一楞,一时没有会意妈妈的话。
“小傻瓜,你那个……东西在妈妈那裏面,妈妈……怎么好擦?……”淑兰红着脸斜乜了儿子一眼。
儿子这才明白妈妈的意思,不禁有些羞赧,忙从妈妈的阴道裏拔出了他那条又粗又长的肉棒。
淑兰直起腰来,一转头,只见儿子那粗大的肉棒恶形恶状地挺立在胯下,上面亮晶晶的沾满了她这个妈妈阴户裏的淫水,看得她一张俏脸愈发得红了,连忙用毛巾先给儿子擦了,然后才微微扭过了身子,忙忙地将自己那骚水淋淋的妇人羞处擦拭干了。
而后,淑兰回过头娇羞地瞟了儿子一眼,便背对着儿子重又弯下腰去,用两手抓着浴缸边缘,叉开双腿,羞羞答答地撅起了她那个白嫩圆大的肥臀,准备儿子的重新进入。
儿子见妈妈把个浑圆的大屁股高高撅起,向他暴露出她那肥凸似双半球的阴户,不禁又是兴奋又是好奇,忍不住在妈妈身后跪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从背后看妈妈的下身,以至清晰地闻到了妈妈那成熟妇人的阴户所散发出的特殊气息。
只见妈妈的整个阴部肥美地隆凸着,一片黑黑的阴毛丛中,两丬纵长丰肥的深色大阴唇微微地分开,形成一道鲜红凹陷的肉沟,两片玫瑰色的小阴唇含羞地从肉沟中翻露出来,因爲刚才的热潮未退,所以还肿涨地张开着,露出了通往妈妈肉洞的入口处,奇怪的是妈妈那粘有淫水和一些白色阴道分泌物的肉洞口上有一圈满是肉芽的不整齐的边,儿子自然不知道这是妈妈的处女膜破裂后的残痕,就这么看着妈妈玉臀间那迷人的阴户,胯下的那根肉棒举得更高了……
淑兰翘着丰臀等了一会,觉出两腿间并无异状,忍不住回过头去,只见儿子这小冤家竟跪在她屁股后面,傻乎乎地瞧着她的下体出了神。女人家到底脸嫩,淑兰见儿子这么瞧着她这个当妈妈的下身,不由得大爲羞臊,连忙伸手掩住了她那暴露在臀间的肥美娇嫩的阴户,轻声羞嗔道:“讨厌!你这小坏蛋,有什么好瞧的,还不……快来……”
儿子这才回过神,红着脸站了起来,用一只手抓着妈妈柔软的臀肉,另一只手扶着怒挺的大肉棒往妈妈的阴户靠去。
淑兰则娇羞地从羞处挪开了手,只觉儿子那个坚硬的粗圆硕大的龟头挤开了她的两瓣阴唇,热辣辣地抵在她这个妈妈的阴道口上,却又并不插进去,而是轻轻地在她的肉洞口磨了起来……
“哦——!你……嗯!……坏儿子……又这……这样子……对妈妈……你、你好坏……”淑兰忍着阴道口的酥痒羞嗔道。
儿子有意想逗逗妈妈,只见他把个鸡蛋大的龟头用力地送入妈妈的阴道口,让大龟头的肉伞没入洞内,却又随即抽出,这么只进出了几次,便将妈妈的肉洞口又弄得水汪汪的了。
上一篇:淫荡的慧珊 下一篇:走向深渊
警告︰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出示、播放。
如果您发现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郑重承诺:永久免费,如有收费为诈骗信息,请注意防